Oblivion..

quietly we drift away, quietly we fade to grey – suede

Category: a story

茶記/筆錄..

 

每當有不利好消息浮出水面時,市場定必會overreact,好消息亦然,一個department亦然,自己心裡面亦然,市場上大家都有血有肉,人之常情吧。有事情發生,會改變現狀,就要重新判斷未來的環境,血肉之軀還有個腦袋呢。一個人想多了,悲喜交集,又哭又笑然後繼續隨波逐流;一個Department想多了,有人歡喜有人愁也有人有仇,喜則改朝換代新景象,悲則國共內戰一打幾十年,不事生產,殃及無辜;一個市場想多了,大起大落後總能撥亂反正,始終當全世界只剩下你一個正常人時,你就一定是不正常了。

當一個人對department的消息想多了時,對活在大市的他又有何影響呢?

 

 

環境因素講完啦,其實的想表達的是:

我無爾詐,爾無我虞,爾虞我詐,誰知其心?

Advertisements

Explode or Implode..

The love is here, tormenting the heart and stimulating senses..

Yes it is all here, tricking the rules and feeding a soul..

The string is hanging hints by hints, in the between don’t have yes or no..

Explode or implode, bubbles do burst while not in the water..

Soso there are dreams which hide my private world..

Soso there are rules which tear me apart..

The love is all over here, explode or implode..

XX..

工作八天,終於放假了,想不到貴為御宅族的我,電腦有問題,竟可撐到今天才去把 harddisk 拆出來換,可是毒引發作,今天誓要換上SSD !! (後記,原來我的電腦舊得新款HDD都裝不了。。)

為左報答"前輩們"嘅”教導",我可以忍,因為從起點追上來,總要點的時間,別誤會,"前輩們"的終點,只是我的踏腳點,當然我的踏腳點,也只可能是別人的起點。超撐威哥的一句"大人物眼中的小人物,小人物眼中的大人物"

我還是那一句: 世上只有你一人,可是這世界並不是你所擁有。

55b…

New heard sad song, new depressed sadness.. Would you help me?

part1. 真的可以模仿你的步伐, 當數年宅男, 春天濕不死, 夏天熱不死, 秋天乾不死, 冬天冷不死… 大概到了下一個春天也不會濕死, 那到時大概也會有點 efforts 吧…

part2. 左腦與右腦, 明明是在同一個頭顱, 為何有著差天的想法, 還是兩者只是一綫之差? 對同一件事, 當左腦的反射撞交上右腦的反射時, 就是眼眶崩潰的時刻… 對同一條刺, 當拔出時, 會比插進去那時還要痛…

part3. 我, 憂你所憂, 喜妳所喜, 我把你的情感都放到我的觸角上. 也許我所猜度的通通都不是妳所想的, 也許當所有氣泡浮到水面時, 都一定要破裂… We are afraid to be destroyed if we dun…

All my confidences are come from your confidences, I know this is irresponsible, but I’m such a feeble creep. I’m afraid to get across, I dun know how… Would you help me?

444…

1. 每當不知道自己想聽什麼歌, 情緒也在十字路口時, 隨便打開一首 Trance Music, 一定會有所收獲, 不知為何 Party Music 會這麼能帶起我的負情緒, 我就是說, 如果開心與不開心只是一種情感上的 intensity, 我比較喜歡intensity強一點的 depression..

2. If there is a new star, it means shining far far away, out of trillion in the universe.. Btw, this is merely a step in the process, out of my whole life ..

3. 在想, 有人格分裂的人很不往此生, 一生人活了兩世..

4. 自己的理論與實踐, 自己明白, 自己開心, 自己失落, 自己回味就好了, 正如去到賭場唔落注一樣, 算是穩陣與懦弱兼備的最強保護, 免除非贏則輸, 不能掌握的結果..

吶喊、無聲..

原來,  原來, 天已黑了…多麼燦爛的笑容,  多麼醜惡的嘴臉; 談過最好笑的笑話, 看畢最精彩的小說; 閉上眼打出的號碼, 閉上耳說出的話, 站在孤島發出的指令; 我毫不認同的手法, 你永不接納的意見;  一套又一套的公式化行為藝術, 一段又一段重覆的俗套對白, 一個又一個不為理解的革命思想, 一下又一下的把堤壩敲鑿.. 湖裡的水早已流光, 天已黑了, 留下沒用, 走也沒路, 看著月光張開雙手, 伸的再長也捉不到什麼, 叫的再響也沒有回音.. 晨曦初現, 原來原來, 我的影子都已經離我而去..

現在成不了歷史, 過去又再重演, 離開是為了再來, 然後, 離開..

..

在規矩裡掙扎..
要掙扎就是要求存
有規矩就是要妥協
可是這完全不是我
我不要別人的歷史成為我的現實
我沒有在忍,是在求存或是掙扎我也沒有所為
我很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或我不知道我也是沒有所為
我根本想不到一個字去形容
其實我一切一切都不算得罕有



溝通對話真的很累人
有人在看我的話
我已感到快樂



把自己分裂比較合適這裡的氣候

Time in the dark room..

一間小的只有一二百呎的房間,牆上燈掣一開一關,菲林化為一張又一張照片,將當下的情感,加上一點時間再展現出來。回憶就是這一回事,當下你未懂珍惜,就唯有拍下來,加上一點時間蘊釀成熟時,靠著這紙上的一點色彩,把零碎的記憶鈎出來,酸的甜的,就是回憶。

凝著的那一刻鈎起的其實不是當下的情景,而是當下的情感,再加上一點時間。

時間,能讓齒輪滑牙,能讓愛情逝去,能讓人死掉,我們會被時間吃掉,是嗎?

我可是沒有時間觀念的,Quote 自我之前的話:
Timeline is a tricky thing which indicate a real thing wrong at some means.. I think I can have a better feeling if I care no more about time ‘n ageing.. If there is a time machine to defeat it, the only possible machine I can use is called dream.. Dream is abstract which build the rigid, and this is why I’m still here..

再 refer 你去睇我另一番話:  flashback

在規則裡掙扎..

..

腳受傷了
習慣表面的痛,難忍內裡的傷
歷史成不了過去,現在又再重演
要煞停一班列車,也許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它出軌然後離開
又也許隨它跑,撞冰山也好,撞UFO也好,就掉在不知明的地方


我覺得,也許不要也許,但我真的再動不了那雙腿
久而久之它們會得到生命
變成樹木,結果,枯萎

燎原之火,滅了..

我奮力的走到岸邊

看著那大海卻跳不下去

手和腳都不再聽我的呼喚

我才驚覺十天沒有進食的我

是那麼軟弱無力是那麼不足掛齒

我眼前那遍無際的海洋,就在我眼前

岸上動彈不得的我,只下剩眼睛和腦袋

就是這樣,就在這裡,我張開一雙靈魂之窗

讓靈魂隨風飄去,留下空空的軀殼,不作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