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nage Fantasy..

by phenixwithnomind

昨天跟良久沒見的車友+舊同事轆車吹水, 發現我倆數月沒見, 再見時有如深夜照鏡, 突然重新的把明明每天刷牙都見到的自己, 當成陌生人再看一遍.. 有人說朋友可成一塊鏡子, 讓自己可以看清楚自己, 那我多加一點, 良久沒見的朋友更是一塊有記憶的鏡子, 可以讓自己看回自己以前的樣子..

今天譚主任輕描淡寫的問我既然不喜歡吃那有什麼東西喜歡, 在還有5分鐘下班的時間裡我不可能將昨晚跟 Chris 用上了1個小時的對白濃縮作答, 故只道出: 喜歡玩.. 譚主任的反應有如我得到同樣”行”的答覆時不屑那種”正!”、”筍!”、”勁!”、”我都係喎!”的回應一樣, 我口裡沒有再作辯, 但心裡有成千句話想講..

我向來最討厭被那些什麼”被社會同化”、” 向現實妥協”的俗套總結詞安在我身上, 這些字眼太低估了人的獨特性了, 更不應該在知交的Chris口裡說出來, 所以當他說我這數月變得不同, 跟社會更接軌時, 立即激起了我沒有跟譚主任說的60分鐘回應..

我從未有試過5年的計劃, 現在依計行事的第一年三個月中, 我的確是完完全全的代入了, 以至新相識/再認識的人未有看清.. 其實我 the place 的慨念還在 1,2,3,4, 并已從上兩年埋門抄飛機後完完全全的甦醒過來, 但要達成 more quality, more sustainability就不是以我的能力(懶惰先決)用一兩年時間可以做得到.. 亦因為我不想在我這人生內只做一次 less quality, once-make 既事, 所以甘願奉上5年的寒暑”穩陣的”賭一場..

所以當我問一問自己是否已經被現在的工作環境人脈關係所同化時, 我慶幸我還可很清晰的斬釘截鐵地說我只是取其方式去做我想做的事..

歲寒, 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 雖然意思跟我不太一樣, 但方向非常貼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