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phenixwithnomind

又十二月了, 上一年我愚笨得失敗也不怕, 今年卻怕得連愚笨也不敢.. 一路以來我都傻著笑著的做錯事, 為何今年我卻一直的伏在地上, 究竟是一年太短, 還是三年太長?

用具可以壞的都壞了, 興趣可以燃燒的都燒殆了, 為何現在腦袋什麼都想不出來, 手腳怎樣都動不起來, 究竟軀殼裡還有什麼剩下?

生活, 為何現在我現正站在我最不屑的國度上, 究竟什麼地方出了岔兒?

投之亡地然後存; 陷之死地然後生. 我可以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