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仔唐樓變酒店..

by phenixwithnomind

轉載 via 設計.香港

Bi: Vintage, Hostel, Complex Building, Medical hotel, 不就是我的夢想嗎? 在我 fund 到8400萬前, 我還真的遲了很多.. 在 “The Place” 呢個 concept 未成氣候以前, 我們4個還是走在前邊的.. 概念上有相似不相似, 現實中有成果與夢想, 但對我們來說, 這還是一個很正面的例子。

成功吸「背囊友」商業客

【明報專訊】「在很多外國遊客眼中,香港文化等於中國文化,以為香港人以前都用酸枝家俬、穿長衫,其實完全錯晒!香港人以前這樣窮,怎買酸枝家俬?」在灣仔土生土長的卓家茗,兩年前在灣仔道買了一幢和自己同年「出生」的唐樓,再花700萬元把它回復至1960年代舊貌,變身文化酒店,希望「原汁原味」地向遊客展示真正的老香港民居。

這間只有25個房間的酒店,去年中開業至今,入住率達八成,深受「背囊友」及商業旅客歡迎。

奶黃色的外牆配綠色門窗,還有窄長騎樓……這些唐樓曾遍佈灣仔,今天都變身商廈及高檔餐廳。以做智能家居生意起家的Intexact Holdings Limited創辦人卓家茗,兩年前在灣仔道找到碩果僅存的1960年代唐樓,花約7000萬元買下,復修成「名樂居By the Park」文化酒店,實踐她的「保育大計」。

By the Park酒店裝修仿1960年代的唐樓(左),旁邊藍色建築亦屬名樂居的精品酒店,名為With the Star,將以星球為主題,表現香港現代一面,今年第三季開業。(余俊亮攝)

內外回復1960風情

這幢唐樓建於1963年,和她同年「出生」,「我在灣仔活道出生,媽媽在附近的東華三院教書,很希望把兒時回憶帶給旅客,令旅客真正了解香港1960年代的生活」。

要返回1960年代,先捨棄升降機,樓梯旁的水泥牆塗上不均勻的灰色油漆、掛上香港舊照。扶着昔日花崗石扶手、鋪有綠色地磚的樓梯拾級而上,先入眼簾的是如當年花布長衫的「花牆」,原來各樓層以花取名,分別為杜鵑、梅、蘭、菊、竹,牆紙主角亦隨之變動,配上刻劃花朵的畫、刺繡及木刻等裝飾。

「杜鵑樓」分東西兩面,接待處以昔日家居佈置,放置舊式收音機、熱水瓶、「萬壽無疆」杯、買餸籃等,電腦旁則放有算盤、毛筆、通勝,「文化不是只看,而是要體驗,旅客可用算盤或寫毛筆字,我們的職員可教他們」。另一面是中藥房,設置百子櫃。

放公雞碗設痰罐 房租最低400元

進入房間,會感受到50年前一般港人的居住環境,最小的房間只有80方呎,剛放到一張單人牀和電視機,每間房的牆身掛有日曆,桌上放了「公雞碗」,洗手間有痰罐和「囍」字漱口盅,最大的房間亦只有約150方呎,但全部有約兩呎、窄長的「騎樓仔」,每天房價由400元至1700元。

每層樓的樓梯亦掛上1800年至今的香港發展舊照,不同樓層的房間有不同玩意,一樓有毽子、口琴;二樓放飛行棋、象棋等;三樓象徵已長大結婚,放有花露水及洗頭膏等;四樓代表開始掌握成人玩意,放了天九、麻將等;五樓則展示代表香港文化的蛋撻、舞獅等展品。

酒店只有25間房,自去年中開業至今入住率達八成。卓家茗說﹕「現時旅客根本找不到這些東西,上環的懷舊星巴克也建於現代建築物內,我想原汁原味,不粉飾地展示貧苦大眾60年代的生活。」

由於鄰近綠屋、藍屋,她正籌備灣仔以至全港的歷史導賞團,希望由當區長者作導賞員,並正找沙畫藝術家海潮展示香港變遷。

明報記者 何嘉敏


5年建5酒店 IT人間間有賺

【明報專訊】以智能家居起家的Intexact Holdings Limited於2001年成立,本身從事電腦科技工作的公司創辦人卓家茗,想到不如讓更多人使用到智能家居的科技,遂於2005年在尖沙嘴建設首間智能酒店,隨後進軍中環、上環及灣仔,各有主題。從未接觸過酒店業的她5年間建成5間酒店,全部均有盈利,目標再建一間,以仿照《聖經》神創天地的歷程。

05年開業的尖沙嘴酒店,加入智能家居元素,可遙控房間燈光、音響、電視節目等,當年每個房間均可上網,屬「走到最前」,很受旅客歡迎,但由於金融海嘯及計劃集中於港島發展,卓氏於去年出售尖沙嘴酒店業權。

開酒店仿《聖經》創天地

07及08年間她共買了4幢舊樓,分佈中、上環及灣仔作精品酒店,包括威靈頓街的At the Eden和Of the Noah、永樂街的On the Wing、灣仔道的By the Park,結合將於今年第三季開業的灣仔道With the Star,命名全部仿《聖經.創世紀》創造不同事物為主題,並以月份、不同國家、星球等為樓層或房間分類。

短短3年復修兼營運4間酒店,自稱急性子的卓家茗說﹕「人生太短,不知下一分鐘會發生什麼事,想做就要盡快做。」她幸得友人簡彩雲協助營運酒店,但本身從事電子製造業的簡雖曾管理不同部門的職員,但從未經營酒店,「只是我朋友的妹妹曾做旅行社,用電話花兩小時教我如何向旅行社銷售……其間跌跌碰碰,邊做邊學」。

目標創醫療酒店

最終間間酒店有盈利,卓說她還欠一間,才能達到6天「創天地」的目標,但已開始另一行業,便是透過智能家居技術提供產後護理服務,名為To the Mabe,滿腦子主意的卓家茗已再想一步﹕「我還想做醫療酒店,還有護老院……」


復修過程官僚 老闆嘆保育難

【明報專訊】「同一個欄杆,可以因不同部門的要求拆了又建,建了又拆,是非常痛苦的經歷」,卓家茗形容要復修舊樓做精品酒店,經歷過無數難關﹕收購、復修、申請賓館牌照等,花了約兩年,但最痛苦是周旋於不同部門中,加上要把對現代酒店的要求套用於1960年代的舊樓中,她慨嘆﹕「為何保育這麼難?」

住客控逼遷 逐戶代找新家

數年前,卓家茗在灣仔道141至143號遇上心儀唐樓,決心買下作精品酒店,未料一幢7層高、一梯兩伙的舊樓,每個單位竟住上近10人,大部分是只獲僱主數百元在外找房子住的菲傭,「完全是七十二家房客!她們全部無錢再找地方住,要趕走她們真的很痛苦!」曾有菲傭找議員控告她逼遷,「最終要逐一和她們傾,找地方給她們搬」。

花了7000萬買舊樓,再花約100萬收購後,她發現手上的是既漏水又有僭建的樓宇,要再花700萬元裝修,「你會發現用了很多錢,但你看不出用在哪裏,可能只是令它不會漏水」。為了恢復1960年代舊貌,她找來舊唐樓相片,找人按相片重新畫則,再到處尋覓建築物料。

官員朝令夕改 欄杆拆了又建

但到申請賓館牌,才到「戲肉」,「要把對現代建築的規例,套進一幢1960年代的舊樓,怎樣做到?」卓指不同部門甚至同一政府人員的要求都可以不一,「試過被指欄杆不夠高,我加高了,同一官員看後說,原來不是欄杆問題,是地台太高,叫我鑿開地台,把加建的欄杆拆回……同一地方,可拆完又建,建完又拆,復修好待半年都未可開業,就是不斷糾纏於官員的世界內」。

至於為酒店找香港舊照,她曾到中央圖書館及政府檔案處,「不准影印,不准拍照,要買版權又太貴,總之無人會幫到你,結果我們走到全港各舊攤檔逐一找回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