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自原文作者: 健吾 (Cup Magazine issue 91 p.94)

by phenixwithnomind

節錄自原文作者: 健吾 (Cup Magazine issue 91 p.94)

看到D point 都幾中, 所以想與同輩分享分享~

TBS 電台的深宵節目<伊集院光深夜的馬鹿力>有個叫”中二病”的環節, 請聽眾提供一些他們大抵在中二時侯曾經做過, 現在回想起就會覺得有點後悔或羞恥的事情, 在節目當中出現過關於中二病的特質包括:

  1. 忽然對外國音樂(非日語)有興趣.. (正是我”忽然”喜歡Trance 的時侯 ho~)
  2. 即使覺得咖啡不好喝也會迫自己喝.. (當時我都不算是迫得好緊, 去 Starbuck 時才一杯吧)
  3. 失眠, 大抵到兩點左右.. (可是釣著魚失眠的, 如果當時重係未有 internet 既時候, 我去訓好過 lu, 所以我小學時無呢個問題..)
  4. 經常說”成人很卑污”.. (我卻說他們好自由)
  5. 常常覺得只要做, 就會做到.. (反而係, 只要做, 也會做不到..)
  6. 外出時雖然穿著都是平平凡凡但卻要整理頭髮.. (5050..)
  7. 對所為”專業”作出的批評極度辛辣,在口邊總是說”他們是專業的, 應做得更好” ,自己卻做不了什麼..
  8. 覺得”寵物小精靈”是小朋友的東西, 就轉去打Monster Hunter.. (想當年才開始玩寵物小精靈….)
  9. 忽然對環境問題很關心, 關心一陣子後就會說”我們也做不了什麼”..
  10. 讀了兩本赤川次郎就以為自己是”愛讀書的讀書人”..
  11. 看到政府有什麼施政失誤, 就會說”我們的稅金… 真的被人家敗光了!” , 雖然很多人都沒有交什麼稅..
  12. 總覺得自己會成為”改變社會的革命家”.. (哈哈, 現在還是先改變自己吧~)

如果”中二病”是一些蔓延到日本成人身上的性格特質, 我會理解為少年變為成人之間, 半成年的自我尋找過程。而當肯定自我的過程拉長了, 是社會集體孩提化以及社會體制令年青人有大量的無力感所致。 是不是一種病?  我想, 有病的不一定是獨立的個體, 而是整個體制(system)。

(還是喜歡那句, “你我每天在旋轉,用各自的信仰來廷伸有限的可能。”)


把一些人性特質稱之為病, 跟香港青少年口邊常說的”佢有病”類近—那些特點, 本來沒有什麼負面意義, 被提出來作獨立檢視, 作”深入剖析”後, 就會被視為”特色”, 與眾不同, 在主張平庸的香港社會, 是罪也是病。

(可能個方向有點不同, 在香港, 當有東西被視為”特色”時, 就會在marketing campaign 中被提出, 消費者看膩後, 管你是罪還是病)


台灣媒體早前抄作”台大病”, 韓國媒體就說愛照鏡子的韓女韓男有”公主病”, “公子病”, 這些”人的特性” 都算是病, 我想, 也可以審慎樂觀地看。因為, 病都叫有方可醫。在香港的討論, 一出就是曾蔭權仆街。曾蔭權, 港女和電車男, 都不是病, 無藥醫的。 導致他們出問題的,是體制 (syste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