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曹仁超對話 精選 + 少少 reflection..

by phenixwithnomind

記得第一次無意中係 German 手上搶來一本milk, 睇完<<與曹仁超對話>>之後, 頓時身心缺力, 只有腦袋不定在轉 – 該麼辦!  今天重看, 自知不才, 但整篇文章的表面意思, 還算看得懂.. 高興於自己生來已經決定逃離前人的 rules, 但迷失於站著的土地上, 更恐懼於自以為很”精”的路, 早已被 曹 Sir 算過.. 要說到隊冧上一代去搞革命, 我現在已經手震腳軟只想躲在被窩當中, 夢想過當然有, 但自知與大富大貴無緣, 人生目標已為 – 看著人類走路.. 就像爺爺看著孫兒走路一樣, 就只有從心而發的滿足和快樂.. 

“脆弱的幸福” 好有意思,自行領會 ~

 

先精選文中我的最愛:

“點解我要讓個位出來?!對不對?我這個位置月入十幾萬,坐得好舒服,點解要我走啫?”

“所以我常說東方人有「奴性」問題,上一代人阻著,為何不反抗呢?”

“我們憑著香港的房地產撈了一大筆,叻的就像李嘉誠,而這遊戲自七十年代玩到一九九七年,然後再冇新的地產企業出現,亦不能再以房地產創造明天了。”

M:你所講的利用房地產的HERCULES,不單只隊冧班鬼子佬,仲隊冧埋我們這班下一代喎!因為你們碌卡碌埋我們那張啊!
C:不是你們,是四代人。第一,我們冇樓的上一代;第二,我們這一代冇樓的;第三,下一代冇樓的;還有大陸出來冇樓的。所以有四代人做我們的奴隸嘛!我們一代人搵了你們四代人的錢嘛!做乜你們這代人咁蠢,仲被我們呃!一出身便整個龜殼你孭,爬下爬下,你做乜孭個龜殼呢?「孭個龜殼做蝸牛」是我們SET出來的RULES嘛!點解一定要遵守我們的RULES呢?”

“「如何在不犯法的情況之下發財」,這其實是大學應該提供的教育,但這些都不能公開,說出來便會被責罵為「衰人」。”

“回家食飯,食魚、牛、豬…這個世界永遠都是有智慧的動物食冇智慧的,「死蠢」就當然被人吃掉,但是,這些都不能寫進我的投資日記嘛。”

“作為農莊的主人,冇理由教隻豬去唱歌㗎!只要你們聽教聽話、乖乖地做豬仔,那我就有豬肉吃了!對不對?聰明的人要THINK OUSIDE THE BOX嘛!要超越上一代,就不要一味聽教聽話,永遠成為上一代的COPY。”

“這個世界一定會有上層與下層。這世上無論什麼制度都有剝削者和被剝削者,我們這一代人是剝削者,而你們是被剝削者嘛!何解現在我的身家比你多十個、一百個開呢?因為我在剝削你嘛!你不知道嗎?”

“每一代人都要找突破點去隊冧上一代,你們這一代人連找破綻都不去想不去做,又如何突破呢?”

“你們賺埋賺埋的錢只得三個選擇:第一個選擇─買樓,一炮過,供一世,條命賣給我們;第二個選擇─租樓,凌遲,每個月割一塊肉;第三個選擇─瞓街。你們跑不掉的,甫進入這個系統,就不斷被我們吸水,我們是SUCKER,大概由十個傻佬供養我們一個,所以我們必定很肥的”

“有時都唔知賺咁多做乜,以我太太的理論講:第一粒鑽石就話嚇親我;第二粒鑽石,略有驚喜;第三粒,你應酬我嗎?第四粒,我覺得討厭;到第五粒鑽石,喂,搞搞新意思吧。”

 

其實今天是看了以下的 comment, 才決定出此 post.. 以下一段, 為我的困惑找到了一條出路..

 

“上面看出了二代香港人眼光的局限性--和他們所相信的不同,就是最終年輕人不會用他們自以為以往的方式--「合法而不道德的人」去推翻他們自己,而是採取另一條路,就是「道德而不合『法』」,不合乎他們眼中的「法」,不合乎他們眼中的法則界線,而是顛覆一切傳統,顛覆一切他們眼中的硬道理,顛覆一切他們所設下的界限,寧可集體毀滅,而不會好似他們自己眼中以為的「為錢大哂」,「為權大哂」的結果。

乜以為人生的意義一定要為錢咩?乜以為人生的意義一定要為左生存咩?”

 

So far 我結論係要成為一條香港的記生蟲,因為我要得到”它們”每天的血汗錢去為我的人生創做意義。從你打工開始,已是剝削的延續(meanwhile 也是短暫的雙贏),而把剝削當習慣的富裕的社會,必然會有漏出來的財富,在那數千萬份之一的財富當中,我已經不用餓死。

 

*註1:全文 https://billyphenix.wordpress.com/2009/06/05/by-ming-原文/

*註2: google 一下後, 發現 高登, discuss.com, yahoo blog 都有此文足跡(of coz, its come form MILK…), 只希望過客們不要視而不見,更不要盲目相信你所得見,用心去看,用手去幹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