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快樂城市 – 精選於第392期

by phenixwithnomind

Wish you all to have a happy life, at least it will be full at last.. 

 

Text by Unknown

記得在三藩市住過的那段日子, 很喜歡看商業區下班的美國人, 活脫脫都變成了小孩子, 女仕們脫下高跟鞋, 男的除下領帶西裝摺高衫袖, 踩著 Scooter 滑板車尋開心去, 海邊坐滿辦公室出來的人們, 享受著還有點點陽光的溫暖, 拿著一籃子有樹布冧咬個不亦樂乎!

其實踩單車返工真係好開心, 但係公司無得正正常常地沖涼(起碼無熱水), 要早到, 遅走(以免俾同事覺得怪(無論衣著與行為), 同埋要avoid 超繁忙的交通(主要係因為路窄)… 之不過可以每一日都將鍾意既野容入係工作時間內(including transportation time), 絕對可以令工作變得無咁悶, 重唔使放工後抽時間去踩, 因為一轉大埔公路夠曬皮 ~~

 

轉個身去銅鑼灣瞄瞄, 香港人最多人玩樂的地方, 買下一抽二秤的人不見得快樂, 身上衣服還是簇新的, 衣櫃上季買的衣服還未拆! 一家人吃飯應該快樂吧, 可是香港人飲茶吃飯卻彼此沉默, 各自各看報章雜誌。坐地下鐵的拍拖情侶, 各自各沉迷在手上遊戲機與電話短訊。 朋友坐埋 HAPPY HOUR, 大家聊天總離不開辦公室是非. 工作繁重, 人工低落, 老闆兇惡, 再不然就是感情問題, 失戀, 三角戀, 婚外情, 離異, 一如張愛玲所說:誰都像我們樣, 然而我們都是孤獨的。

In remember of somewhere stated: 孤獨是一個人的狂歡, 聚會是一班人的寂寞..

 

巴黎日落時站在河邊書檔看舊書的老人, 我想他尋到了自身的歡愉; 紐約中央公園跑步的少女, 臉汗水貼在珠寶店臉前, 我想她是尋到了一點美麗的夢想; 六本木頂樓畫廊看年輕藝術家畫展的華貴太太們, 我想她們會在其中找到一丁點心靈慰藉。

最少他們找到了於自己的天地..

 

於是問身邊所有人快樂是什麼, 一貫香港人的案:

有錢囉! 中六合彩! 有車有樓! 做李家誠! 可以娶四個老婆! 年年升職加人工! 會考科科A啦! 去馬爾代夫渡假! 有個安祖蓮娜咁嘅女朋友! 寫到本<哈利波特>咁暢銷嘅小說!… 咪住! 發夢無咁早。最教人感到奇怪的是, 為何每個人都不滿意現在的自己。現實的人生, 每每想做別人, 想模倣別人, 想羡慕別人? 幾時我們才懂得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我們幾時才會因為做到自己而快樂。

唔知係咪因而會有個種普遍見高拜,見低踩既人格。

 

Text by John Fung

香港政府時常希望人口可達一千萬, 愈多人口代表愈多競爭, 愈多競爭, 這個社會就愈薘勃, 但這其實是一般資本家的手段, 這樣才會有更多人消費, 才容易有剝削的機會, 我覺得香港人痛苦是他們習慣了被剝削, 而這種痛苦在不知不覺下在平常的身活中流露出來。

 

地鐵乘客自私地大聲地講電話, 談話的劣行都可以把人迫瘋, 最可怕的是很多人都不知不覺間接受了, 然後又成為其中一份子, 這都與空間問題有關。狹小的空間引起問題, 龐大的空間亦可以帶來精神上的虐待, 同樣令這個城市更瘋狂。

最可怕真的是把不公平, 不應該, 變成了一種習慣, 同自己講呢D係正常, 然後不聞不問隨事情繼續發生.. 咁樣係同個D永遠唔會係各方立場底下以公正及獨立思考底下(衝)當道德裁判官, 發出不負責任<評論>的人和機構一樣乞人憎 !

公共交通工具個D只懂權利而不懂義務與責任既人都係超級乞人憎!!

當社會超過部份人(可能只要少於10%)係咁樣自私既時候,已經足以以幾何級數既速度瓦解一個基於互相尊重既和諧社會..

 

Text by 羅倫斯

我們都不再關心自己的城市氛圍。反正, 上班下班, 有工開, 日復日, 就夠。

有人滿足於此,其實佢亦死而無憾,只希望佢繼續乖乖的,靜靜的,不要以為自己明白事理的,直到死去。

 

Test by 黃耀明

心理學家馬斯洛(Maslow) 談人類的需要層次理論, 人的需要依次為: 生理需要, 安全需要, 社交需要, 尊重需要, 自我實現需要。像 U2 的 BONO。在歐洲做的RED PROJECT, 為的都是幫助弱勢社群, 即是說人生下半場他主要投身慈善事業,名利未能為 BONO 帶來終極快樂。

可怕的是 Maslow hierarchy of needs 已經變成左 Marketing 既一課,講既已經唔再係點樣成為一個<全人>,而係教你點樣令到全民消費..

 

我期望周日到維園去,做什麼都好,就是不工作不煩惱,躺躺草地曬太陽,散步,和不認識的人一塊兒唱歌,跳舞,做運動。把樂器搬來,在水池邊臨時弄個懷舊舞池,在日光之下奏樂,邀請途人加入跳舞。有時只時態度的轉念之間,平日嚴肅得不得了,周末總可卸下面具,遊戲一場。我記得,在紐約,沒有人會理會你的,你是否單身,你的工作是否有前途……等等,很<自己>的。

或許很多人到了周未,只係會帶起另一副面具黎遮住返工個副,見朋友個副,見屋企人個副,見有利益關係既人個副…… 到最後<眼睛忽然明亮,并感到自己赤裸著身體十分羞恥> ~

 

Text by 潘迪華

現在什麼都要趕,大人有大人的忙碌,小孩也有小孩的忙碌,就似無人有空閒的時間,也不知為何要這樣忙,滿腦子都是 schedule,好像已經變成一部機器一樣。生活,應該有點情趣。

一定要把事情做出來,別人才會知道 how good you are,否則別人根本不會知道你的本領。而且,我這一生都不是白走的,即使沒有成就,我已經做了這一切。

Experience your own experiences !! 迪華姐姐好野 !!

 

Text by Maggie

走在街上,其實很難去分辨是你在看路人還是路人在看你,但大部份時候,我們都會忘了自己也是身在人海中的一個路人,把自己當成高高在上的觀察者去評價眼前的被觀察者。

又令我諗起好aggressive, 好sensitive 既個D道德裁判官同個群道德塔利班~

 

 

有人為小丑的表演盡情大笑,也有人為小丑感到悲哀,卻難保看在小丑眼裹,不懂笑的人才最悲哀。

 

Text by Banky Yeung

快樂是一種自由奔放之下走出來的東西,快樂也是與人交流而得到的。我們認為與人溝通的過程裹可以互相認識,甚至可以找到很多樂趣,但原來也有很多人不想跟你溝通,甚至已經把所有門都關上。 

亦都衷心希望, 門,關好了,不要來煩我!!

 

有區議員在議會上拿好氣量作例子,形容我們與觀眾的活動就似妓女在拉客,表演就似精神病人在發癲。原來現在的人會把不認識,不清楚的事隨意標籤。

好多人認為自己已經咩都見過,無左個種虛心同耐性,更加對新事物,新可能,充耳不聞..

 

主流社會要每個人都努力成為乖寶寶才會成功,不跟著做的人便會被視作邪教,無論多受歡迎也不會得到認同的時候,大部份人都會爭著去當乖寶寶。正途的人到底有沒有審視自身,抱怨的同時有沒有搞清楚自己想做的是什麼,想得到的又是什麼。當有人願意去主動的時候,事情就會有互動,然後出現改變。

當有人願意<放下一切,犧牲自己>去主動的時候,事情就會有互動(加上commercial, 效果更佳),然後出現改變(一般最終既改變,係會改變左個原先既改變)。

 

Text by Alvin Yip

我覺得快樂和空間有直接關係的,必須讓人呼吸得到。我很抗拒別人常說<空間感>這回事,空間不是去量化,而是講求質素。當你置身些村落中,面積不一定很大,但你會覺得很舒服;相反,即使置身富麗堂皇的酒店裡頭,寬敞的空間一樣教人透不了氣。政府視香港作精神病人一樣,喜愛自捆手腳。香港鬧市其中一個標準,就是到處欄杆,規限著你的走動。我想一個人真的要衝出馬路或跳海的話,一條欄杆是阻不了他的。但這樣一條欄杆,已經足以破壞我們跟海的關係。

然而有很多不清楚人間疾苦又不看海的人認為(并上街遊行),欄杆係可以防止他人放棄美好世界(傳聞星期日檔案播過個女學生窮到旺角都未去過… 尊貴的人們唔係諗住坐飛機,排放不必要既 CO2,帶佢去見證一下冰川溶化,再 close up 1 shot 佢好似好開心既樣,就可以攃住自己良心去呃全部人 hei mei !!?)而輕生

 

當你看見一些有 potential 的事物,也是一件樂事。快樂是一種追求來的,永遠也定義不來。如果你認為自己已經找到快樂,或許已是一種絕望,殺死了快樂最令人興奮的地方。

認為自己已經找到快樂,其實可以是一種滿足.. 過份的追求,只會做成絕望..

 

Happy Land Some Where Up North, text by 周遊

你我每天在旋轉,用各自的信仰來廷有限的可能。根據去年美國密芝根大學的一項研究報告,丹麥以其繁榮經濟和民主制度,被評定為全球最快樂的國家,第二位是冰島,第三位是瑞典。去年8月有型有態雜誌<Monocle>列舉<25個全世界最好住城市>為題,丹麥哥本哈根亦大熱勝出。須知快樂的根源來自社會繁榮安定,文化生活豐盛之外,丹麥人對待兩性相處和家庭型態的看法,是明顯比其餘歐洲國家更懷寬容。

“你我每天在旋轉,用各自的信仰來廷有限的可能。” 呢句超鍾意!! 又想起好aggressive, 好sensitive 既個D道德裁判官同個群道德塔利班, 重有那種只懂權利而不懂義務與責任既人

 

丹麥作家 Aksel Sandmose 以挪威語寫成的 <A fugitive crosses his tracks> 小說裡面,虛構的小城 Jante 自立一套法規,作為人民的精神行為指標,十戒的第一條開宗明義,說明 <你不應該認為你是什麼>。

 

我自小在香港接受精英教育,DNA裡面根了種瓜得瓜的人生態度,未移民前的生命大概可以用兩個字來總結:競爭。今天在這北歐大國,國際小國已居住了十個年頭,由旁觀 IKEA,VOLVO,ERICSSON的祖家,奉行 Jantelagen <我不過跟你一樣>的大部份瑞典人民,終於慢慢感受并明白到快樂和成功的關係不一定是種豆得豆的。

 

自助午餐的格局通常是中門大開,顧客先到櫃檯付款,然後自行取沙拉熱葷飲品甜品再來咖啡或茶,吃完兼有手尾將托盤放置到清潔架上。這自助模式深入瑞典社會以至家庭的一切架構。服務員只會在昂貴的晚餐廳出現,大家於是將個<信>字放上檯,由支與付兩面單位互相尊重便相安無事。

 

人工高所以無工人,家庸的不存在,令瑞典打工仔下班後需要做飯打掃帶孩子。高稅收高福利的好處,就是讓父母有權享用合共480天的有薪孩子假期,政府支八成薪水請閣下最寶貴的時間付給家中的未來社會棟樑。<大女兒一歲半時,我便放了半年假在家,什麼都和她一起幹,兩父女的連繫便建立得深。>

 

Text by a Swedish

我們都慣於守信,對待工作和私生活都如是,大部份人都喜歡自己的工作,對職責認真,應承了便一定會交貨。

 

快樂的小時小刻由自己製造,如斯在日常生活中累積下來。

 

大自然給予的能量,總令我舒懷。我試過在香港的五十一樓向下望,感到一陣頭眩,但也不能和旺角那兒相比! 最奇怪的是,香港的草地上居然有<不准踐踏>的牌,那麼孩子往那裡跑?

希望香港草少人多可以是一個合理解釋.. 小小的綠色在大部份市區堅係難能可貴 !

 

Text by another Swedish

Something just should not be…

Advertisements